不要怕天黑

现在来心平静气地说一件事

我没有才华,或者说我的文笔远不够我想要的。

今天回家的时候摸到了斯蒂芬金的《头号书迷》,也是一本三刷朝上的书了,随手打开瞎看的时候看到了这么一句话:

“写作不会带来痛苦,写作本身就是痛苦。”

……。

好吧,有的时候的确得承认这些。写作帮我分担痛苦又将痛苦加诸我身,写作的痛苦源自笔力的不够和与他人的比较。

这不是什么绩优生的无病呻吟,在我的关注列表里有人写的东西使我感到一辈子都难望其项背,实际上我写的东西根本经不起推敲和考验,也没有十分出彩的句子,倒不如说完全是仗着年龄所反衬出来的名不符实的文采。

我从红的花里看不到血,从影子里看不到火,从少年被棉袜包裹的小腿里看不到青涩的果核,从少女的瞳仁里看不到甜蜜粘稠的爱意。我翻来覆去写的不过是爱、爱还有爱。可是我又懂什么呢,我对这东西一无所知,松开的,抓紧的,哭泣的,欢笑的,高高在上的和低声下气的,心胸狭隘的和宽容大度的,我所描述的东西根本没有定义,是世界上最狡猾的东西,它无处不在又飘渺无形,在我的脖颈上空缠一圈自我折磨的荆棘,我也写不出别的东西,我所唯一能写的——他们的所有人的结局——不过就是求而不得,又因此扭曲的以爱为名的疯狂罢了。

写不出东西,写不出新东西,翻来覆去总是那样,根本没有任何改观,不知道出路在哪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空用意象和排比撑着的空洞文字不就是我写出的东西吗,于是这么想就感到更加无望了。虽然写的全是自家的,可完全没有自创的新鲜感,大概就是自娱自乐作者的末路了。

评论(4)
热度(7)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