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早上想起的东西,到晚上我就忘记,不是朝生暮死,只是像若虫躲进土里,只等待某个能够大声嘶鸣的狂热夏日再钻出来。她在下楼梯的时候对我说:你渴望末日,渴望一切生命都受到威胁的末日,渴望密室逃亡,渴望一切未知的恐怖,因为你要将人的私欲摆上天平,只有这么做才可行。你要将人的美德与欲望相比较,想要验证真实的圣人之爱,或者揭开美丽的表皮,就像撕去一层保鲜膜,离开了这层保护他们就会迅速坏死。但是你不愿自己面临这种两难的选项,因为你知道你的心比羽毛要重,重很多很多。

评论
热度(20)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