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天黑

说着很鄙夷要在十八岁前自杀,要把生命定格在那一刻的人,她秀气地蹙起眉头,想着红肉化成白骨,可你分明是有在羡慕那些家伙,你这卑劣的小东西。这几个字从她嘴里蹦出来,就像是玻璃珠子掉在瓷砖上,噼里啪啦地在我脑子里撞来撞去:卑劣的小东西。

你以为自己会死在浴缸里,水面上飘着照片、杜冷丁、安眠酮,开着冷光灯,照进浴室幽深黑暗的潮气里,变成索多玛的一百二十天和下水道的美人鱼,滋养出一串溺死灵魂爬行而过的水渍。或者醉死在吧台上,指尖萦绕着金黄的啤酒香气,像颗腐烂的肉红色苹果,逐渐消弭在某个灰暗的角落。吊死?卧轨?割腕?一切自发的死法都是浪漫的死法。而你注定是要伴随着你求生的怯懦走下去的,为一些普通的事情困惑,同时普通的活下来,遭遇不了大风大浪却也无法破茧成蝶,既不正义也不邪恶,既不快乐也不悲哀,注定要普通的活着并且普通的死掉,不愿用一声巨响换世界寂静的三秒。因为你不是夜莺,没有为任何东西而死的道理,却有因为害怕痛苦而活的欲望。但是啊,究竟哪一边更痛苦,我也不知道。

评论
热度(36)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