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天黑

好像作为一个老金厨看了这么多不写点东西实在是对不起他


(并没有←括号内删除)

老金非常擅长写神鬼和人性混合的东西。关联度从大到小排序是:《必需品专卖店》《宠物公墓》《闪灵》《它》。《必需品专卖店》里是将人性和鬼神牵扯得最紧密的一作,本作暗指恶魔的反派在与人做交易时认为“钱极度无聊”,同时向所有的顾客声明:帮我个小忙你就能把东西带走。然而这些小忙(看起来无伤大雅,一般是“捉弄一下某某”)最终导致了整个小镇的毁灭。当文中角色挨个出现在“必需品专卖店”里的时候,人对于最想要的东西的渴望就一览无余(“什么我都愿意给”)。诚然利兰冈特先生(反派名)是恶魔化身(“如果我每听到一句‘我愿意对此献上我的灵魂’就能得到一枚五分硬币,那我现在的钱都能建一座帝国大厦了!”),在几千年与人做交易的摸爬滚打里借着鬼神的身份和权能吃透了人心,能够对角色们施加“不能退出”的不可抗力,然而一切灾厄的开端都是角色们自愿的。布莱恩的球员卡,妮蒂的七彩玻璃灯罩,诸如此类。私心认为这一作是神鬼和人性权衡的最好的一作。

《宠物公墓》则是利用了对“复生”的渴望。在那个地方复生回来的东西已经不是原来的东西了,那是一种结合了怨魂和腐败尸体的造物,抱着想要杀死一切的恶毒愿望回来。主角们是被这么警告了,但是孩子埋下死去的黑猫,父亲埋下死去的孩子,都是依旧抱持着“说不定能回来了”的妄想。总的来说人性大于鬼神但是没有太过分,最大的问题是在看书之前就被剧透得死去活来。

《闪灵》和《它》都是鬼神/人性占比失调的例子。具体来说就是:如果没有某种神力作祟那么全文就可以平安结束了。举例来看的话就是杰克(《闪灵》男主)对自己妻儿的暴躁和嫉妒,如果没有一群幽灵的撺掇,那么平安度过冬天也不是不可能;至于《它》的控制意味就更强了,胁迫、诱惑、暗示几乎无所不用,除了个别角色的暴戾为它所用以外,没有什么人性的角色在,整篇看下来也有点像一个成人ver的勇者斗恶龙,如果没有“它”的话这破事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更别提最后还出来一个正派神明让他们在遨游完四维空间之后还能活着回来。不过《闪灵》胜在情绪描写,《它》胜在多线并行。

评论(4)
热度(27)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