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瘤和硬币

* 根本不正经 疯狂玩梗 有关齿轮和血肉

——

我有个朋友(实际上我并没有),她喜欢把指甲留出大约三毫米,然后用犬齿从指甲的一边开始啃,啃个大约三毫米,就把那一小片方形的指甲撅下来。接下来她会用指甲钳,按部就班地把指甲那一圈白边切成标准的齿轮边缘,三毫米的凹和凸,两只手都是这样。我帮她剪过很多次左手的指甲,因为她是个左撇子,而且不能忍受自己笨拙的右手,就像人不能忍受自己剪出的头发一样。每当大功告成,她最喜欢做的动作就是把两只手的指尖顶在一起,像十个齿轮一样互相啮合,左右滚动着。直到她某天腻烦了,一口气啃秃,再是一轮循环。

有点恶心,的确是有点恶心。她本人是不以为意的,她只是好奇为什么我愿意做她的帮凶。我嚼着抹茶冰沙,用她的齿轮指甲掐着我手背上的一个蚊子包:你知道什么叫做极端肉体崇拜吗?不仅热爱美丽的、羊脂白玉似的肉体,鲜红如鸽血的唇舌,或者黑曜石般的瞳仁……也包括含了惨白泛蓝的肋骨,哆嗦畸形的手指,骨质增生,更是囊括了一切死的,活的,发着幽光的,呼着热气的,美丽的,丑陋的,一切活过的、正在活的、将要活的……都是肉体崇拜者用全身心爱着的。

她刷一下把手缩回去:你真恶心。

我装作很不解地看着她:你不喜欢吗?这意味着我也爱你啊。

她想了想说:那么我没有活过,现在我不在活,将来我也不会。我不要你的爱,所有有血肉的都是你爱的,我不要这样的爱。

她向我坦言,说她是金属的造物。她说她的眼睛是超微摄像头,模拟七百万个视锥细胞,她的皮肤是自动生长的仿真皮肤,就像尼尔:机械纪元里的寄叶机体一样,她的骨骼是黄铜和钛钢,她的记忆是个几千G的内存,她的过去是一段段音频和图像,她的生活是一串固定代码。

她说的好真,我差点就要信了。

她接着说:我们要相互仇恨。我们要像机械之神和血肉之神一样缠斗到死,我不要你爱我!她振振有词地搅着空盒子里的吸管:我要你恨我,你祭祀大龙,而我为了破碎之念奔走,你看,是不是很好的理由?

我说:怪不得你喜欢收集硬币。
她:……我还喜欢收集开瓶器。

我把杯子往桌子上一贯:你到底是要我喜欢你还是不喜欢你?
她咬着下唇想了会儿:我想你喜欢我,但我不要你像喜欢其他人一样喜欢我。

“你还真信了?”我搓着脸,鞋尖踢她的小腿肚:“我告诉你吧,我的后腰上有个小小的肉瘤。我每天都把它当做神迹,在洗澡的时候呼大龙的名号。”

“那我也向你坦言,”她眼睛旁边出现了细细的笑纹,“如果我收集全世界上所有种类的硬币和开瓶器,破碎之神就会重归完整。”

“放你妈的屁。”我骂道。“我会阻止你的。”

评论(4)
热度(41)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