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稍稍有些尴尬的事情。

今天的晚饭一部分参加世和节的团队的聚餐,类似聚餐吧,说起来,不过只是大家被分配在了一处而已。

从葡萄园(葡萄还没熟呢,小小的灰绿色的一团)下来以后,下面拉小提琴和手风琴的已经来了。唱完两首歌(音乐之声里那个哆来咪和雪绒花……还有什么,喀秋莎?喀秋莎是几个辩识不出国籍的金发姑娘唱的,很好听。),大家乱哄哄的,小提琴手挪到另一桌去,那一桌是另一个团的带队老师。唱得很好听,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歌。

后来那一桌唱的歌,似乎我们带队老师也会唱。她很激动地站起来开始敲桌子,敲得刀叉盘子叮铃咣啷兵荒马乱地响,还唱。但是没人关注她,小提琴手也没有转过来。她的声音渐渐地弱下去了。一曲结束的时候,她又开始鼓掌、敲桌子。演奏的人还是没有看她。

很尴尬对不对?很尴尬。我知道不仅仅是我,团里的人也一定嗅到了点不正常的味道。我知道,她可以欺骗自己是受音乐鼓舞,不受控制地欢呼雀跃起来;可是我们都知道,她只是想让关注的目光挪到她身上而已。

评论(5)
热度(8)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