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天黑

我说用文字来评判文字是无耻的,但为什么要这么说?

是我缺乏评断别人的能力,还是我厌恶别人评断我?还是说我觉得没有人有对他人的文字指手画脚的权力?但这些都是针对“负面/批评评论”来说的,如果是赞美的话反而就没有这种感觉了,所以到底是为什么?是虚荣心作祟想要体现出高人一等所以抬着下巴这么得出结论了吗?

话又说回来,什么叫做“有资格”呢?即使有了“资格”,又怎么能知道别人说的是否正确呢?自己都找不到前行的方向,难道就能相信别人指的路吗?

评论(1)
热度(17)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