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天黑

每日我都要被嫉妒心贯穿一次,起因未知,时间未知,地点未知,目标未知。像一颗流弹一样,啪地打过来,笔直的一条,我总是在那一刹痛苦地向后缩去,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是什么使我受伤。我开枪打了自己,他人则替我铸成子弹,一颗带倒刺的子弹,击中目标后就会化为亮晶晶的小碎片,于是我的血液尽成沙砾,我的心脏搏动如同炸弹倒数,一,二,三,然后我就会化为废墟。从废墟里游出一条金绿色的蛇,吐着黑色带毒的信子,嘶嘶地笑着,又钻回去,我又不得不重生,接得坑坑洼洼内脏错乱,呼吸里都是毒蛇的腥气,这是只能对自己发泄的怒火,这是饲养蛇留下的惩罚,我的贪欲和我的嫉妒是她尾巴上沙沙作响的环,而我不幸是她不死的猎物,永远受着毒液烧灼的痛苦,又永远无法从中解脱。你对自己太过自信了。只需要说这么一句话,我就不得不把这个渐趋崩溃的自己打碎,然后安静地等待下一次重组。因为逃离现实是不可能的。

评论(1)
热度(12)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