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突然想到的话


我大约是有说过“如果不是自己这么认定,那么绝不对自己下定义”这样的话。因为对于自己的负面评论会毁坏自身形象,而且更不应当拿来骗取同情和怜悯(那样简直得不偿失),这么做的人着实十分可耻而且愚蠢。对于自己的负面评论,应当是作为“tag”或是“预警”之类的东西打出来,以免伤人伤己。至于正面评论,这种事情应当由他人决定,自己说出来未免有自夸之嫌。

但因为觉得“你明明过得很好”或“这人明明超棒啊”就认为别人是在骗取同情,那是不对的。因为旁观者永远不知亲身实历者的感受如何,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完全是句不负责任(不过旁观者本就不需要负什么责任,马后炮打了又不要钱)而且极其愚蠢的话。举例,对着有心理疾病的人说“就是太闲/太有钱了才会这样”。

因此我对自残者没什么意见,但对借着“火断了”“不理我了”“没人来找我”,通过自残或大发负能诸如“我这种人活着就是没意思”这种方式来搏取关注和安慰的人,我是深恶痛绝的。但此条不适用于在自杀前发自杀通告的人,因为生命毕竟是珍贵的,虽然活着的确、的确十分痛苦。但这不矛盾而且不是重点。

我十分痛恨我妈对于崇祯的评论,大约就是不该杀袁崇焕之类的,说不上来的愤慨。我不愿对历史人物评头论足也是这一点,说“如果……”这样的话。很不负责任的评论啊!想着就很生气,感觉是对既定事实的侮辱(也可能是因为我自己生气所以强套了一个罪名上去)。

但是偶尔的轻微的自我贬低不失为一种撒娇的好方式,借此得到一两句流于过程的安慰,我也干过。然而撒娇与无理取闹不过一步之遥,这种事情需要时常自省。如果有不得不说,却影响不太好的事情的话,有一个功能叫“仅自己可见”。

评论(3)
热度(9)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