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天黑

骑士与女巫的相遇

“是女巫。”当她趾高气扬地一抬下巴,露出紫黑色斗篷下的绿眼睛的时候,骑士忽然觉得自己进了什么不该进的地方。“是女巫又怎么样?这儿可不是人该来的,哪来的滚回哪儿去吧。”

说的就好像她不是人一样,骑士思索,不过可能真的不是人。说不定的,因为她有一双莹莹发光的翡翠一样的绿眼睛。

“怎么?”女巫说,她的声音开始拔高拔尖,有点不耐烦的受冒犯的意思在里面。“还赖在这儿,难道是有什么索求吗?”她打着手里的马鞭草,“去,去。我可不是什么能许愿的神灯,离我远点。”

“我不是……”他想反驳自己只是迷了路不知该忘何处走,因为看见有火光所以向这里来了。但是女巫突然止了话头,怒气冲冲地把一根手指摁在他的嘴唇上。她的手指上有个蛇样的戒指,金子做的蛇头咬着祖母绿的尾巴。她的手又细又小,散发着各类药草和香料的气息。

女巫瞅着他。她或许是在瞅着他黑色眼睛里倒映出的自己,骑士不知道,他感觉自己的双脚变成了一块石头,僵硬得挪不开步子,更不用提转身逃跑。他以为这是什么自创的巫术(此前他从未见过只用眼神就能将人定住的妖法),但他念过一段祷文之后,他还是感觉一动不能动,这僵硬的触感甚至攀上了脊背,向他的大脑进发了。他疑心自己碰见了神话里的蛇发女妖,但她生着柔顺浓密的黑发,没有蛇的影子。

“喔。”性情乖戾的女巫恍然大悟地发出一个单音,她松开手的同时挪开了眼睛。骑士觉得自己又能呼吸了,他的心脏跳得飞快,耳朵里全是血流流过时震耳欲聋的声音。“你是教会的家伙。真奇怪,我从未见到你,也从未听说过你。你是新来的吗?”

他重新握紧了枪。“我不是,女士,”他刚这么一说就又被她打断了:“放尊重点儿,我还没有结婚,年龄也没你想的那么大。”她气呼呼地叉着腰,“或许以后也不会结婚。”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这个,只好乖乖地改了口:“……我的意思是,小姐。我不是什么专于征战的骑士,也不是与巫师和妖精为敌的圣骑。”

“啊哈。”她哼了一声,食指若有所思地点着下巴。“我从不知道还有这种骑士。先生,您有马吗?”

他坦言道:“没有,但必要的时候可以到教会租借。”

女巫很诧异地看着他,随后转过脸去抱着肩膀笑得发抖,好像听见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他有点不知所措,枪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地面。

“我的乌鸦啊,”她念了一句,骑士不清楚这念的是哪个神明的象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信仰,在专精于禁忌法术的人中间更是如此,他决定不去细想。“你说你是骑士,但你连个坐骑都没有?”

“是。”他承认。“养一匹坐骑要花的代价太大了,何况坐骑对我而言不是必须的。”

“你真是有意思。”她没用敬称——她似乎就没用过敬称,“来吧,到屋子里来坐一会儿。”她招招手,似乎根本不关心他是否会跟来。“深林女巫的招待状不是谁都能拿到的,为此感恩戴德吧。”

“但……”他欲言又止地收住脚步,银质盔甲铿锵作响。“我在找路,找出去的路。”

女巫极其困惑、又似乎是极其不满地看了他一眼,但那眼神里比起之前又似乎多了一份好奇……或是怜悯。他忽然觉得她的眼睛不能让人石化,却能看破人的心灵、过去乃至未来。“你是不相信我吗,”她嗔怪的觑了觑他,“平安进来是你命大,出去就不一定了。我会把你安安全全地送出去,让你躲开蛇和豺狼——但在此之前,你要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女巫伸手拨了拨门楣上用红线拴着的忍冬叶子,还没等他说什么,就走进了屋内。

评论(2)
热度(12)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