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关注列表里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太太。太太的文章热度都不高,偶尔写写看不出cp感的cp粮,偶尔写写原创,但是我喜欢她,喜欢得想要把自己的胸口扒开,掏出心脏给对方看——那怎么行呢,那是万万不可以的,那么血腥的场面,会把人吓走的吧。于是失魂落魄地把胸口缝上了。可是再次看到太太写的文章,这种冲动又会重新降临到我的身上,我觉得对方写的每一句话都值得被我用金粉墨水眷抄在本子上小心收藏(可是我的字不好看,被我摘抄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想要和世界宣告我的爱,想要用高音喇叭二十四小时播放,可是那也不行,如果有更多的人来爱她,我就会感到嫉妒。嫉妒是很丑恶的,所以我在无人的寝室里一遍一遍朗读着我喜欢的句子,变着音色揣摩感情,因为如果不读出来,我的脑子就会热到化掉,我淹死在我的爱里了,感觉电风扇都能吹走堆到天花板上的粉红泡泡。

但是我不希望太太注意到我,我想缩得紧紧的,在最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一心一意地爱她,她无需对此做出回应,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啊,无耻的、卑劣的窥伺者!我不想得到这样的怒骂,所以我只能这样不挑明表白。可我也不想被夸奖!那样的话,自己就会飞起来,然后因为接近太阳而融化了翅膀,折了幼小而粗糙的双翼,这是对我在写作中三心二意降下的惩罚。如果从未得到,就不会因失去而感伤,多么矫情的发言,但我还是想继续爱她,并因她无心之下的反馈而欣喜若狂。

评论(3)
热度(14)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