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痕

刚刚和猫玩闹的时候,被它用前爪抓住,又挠又咬的抱住抓了很多下。现在抓痕已经全部肿起来了,像是什么诡异的抽象画一样。

我的左臂隐隐作疼,有些地方破了皮,没有见肉,没有出血。主人是有可能被宠物杀死的。老金的宠物公墓里有黑猫,被满怀沉痛地埋葬,却又在月圆之夜带着坟墓泥土的臭味,满腔仇恨与恶毒地回来弑杀它的主人;老金还写一只地狱里来的猫,竖直平分,半黑半白,以猎手的耐心一个一个杀死了主人一家。我有一只猫,纯灰色,虹膜的颜色和鳄鱼一样。

我听说狂犬病的潜伏期可以达到十年。距我第一次被狗咬开始,已经过去九年了。每次被猫猫狗狗咬伤或是抓伤,我就会想“说不定最多只有十年了”,但是第一个十年就要过去了,我还是碌碌无为地没有做出什么值得欣慰的事情。小时候我们不认识覆盆子,都说吃了就会死,捻着紫红色的小果子,几个人一起吃下去,就像吃下第一个关于未知的秘密。但是依旧活到现在了。

而且还想继续活下去。找酒精去了。

评论(1)
热度(3)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