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列表里有人今天用小号和我说早安。我提醒她去大号,因为大号才是有火花的那个。她说不了,她想逃避现实,不想在大号待着了。

我问她:你要灭火吗?
她:这是个新的开始。用小号也一样,不然会很累。

我这个时候短暂地停顿了一下。我回想了一下我的几个大火,然后想了想,后期自己似乎也没有做过除了说早安的其它什么话,但我也不觉得累。我不觉得她的火会比我养的多,她也不是什么“疾病缠身”的高中二次少女了,她今年大学毕业。

我该怎么记述这件事情呢?我对她的感觉十分模糊。是那种——初识还好,久之令人厌烦的执着。不懂得收敛,即使冒犯了他人也不自知,一味地求着不可求之物,还要因为必然的得不到而兀自生气。自从她开始皮nier里头的eve以后事态就愈发不对劲了。

她说:大号每天都只是点火很无聊(。)小号就有种想和你不时说说话的感觉,你希望我续火吗,在我看来两个号都是一样的,而你也从未改变。

这不会影响我们的友情吧?

我撒了个谎:应该不会。

没有人是不变的,我也一样,何况我已久不再出现于他们的视野里,她就妄自给我下了定论。只能说初识的好感和看她一次次碰壁的怜悯心使我不至恶语相向,但我实在是倦于和她做其他交流了。

然后她说: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对吧?
我:对的。

实际上,我不会再回去了。愚蠢的不自知之人,我厌恶她的莽撞,同时也暗暗地羡慕着。但厌恶占了上风。

评论(5)
热度(7)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