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天黑

女士们先生们


现在我们有一位嗜睡的救世主。

祂垂下苍白如石膏的手指,指甲根部没有一轮肉白色将沉的夕阳。因为指甲也是白色,在惨白的手指上反而像是透明的。祂的毛发也是洁白的,只比身上瀑布一般垂下的棉麻多一层白金的光圈,像是一匹牡马的鬃毛顺着躯体的弧度披散下来,我们不知那头发生长了多久,更无从知晓那是否便是祂的力量之源,阿里阿德涅指引迷途的魔绳,不可被剪除,因那可迷惑祂的还未诞生。祂的食指弯曲前伸,剩下的手指则自然向掌心靠拢,掌心也是全无血色的。他们为造物主验了脉搏,有的说祂是具伪造的死物,有的说在那震颤之声中听见了足以分海的惊雷。祂的手臂由于卧榻的棱角而微微弯曲,仿佛一块被踩住的桐木板,在手腕两块凸起的骨头之间看不出青蓝的静脉血管,我们尚不知晓或许也永远无法知晓祂体内流淌的是奶还是曙光,就算是银河,也没有人会感到奇怪,反而会争论了,我们栖息的这颗小小星球会是一颗吐出核来的蓝色细胞,还是深居于祂的左胸不息地鼓动着。一位脆弱的、嗜睡的神明,不分地界的造物主,不知为何被崇拜的沉睡的塑像。祂的下半身全被毯子遮住了,毯子的一角拖到地上,台子是暗红的天鹅绒,祂像是腐烂樱桃上的一滴鲜奶,樱桃上还镀了金,雕出枝繁叶茂的蓟草花样。

好了,把造物主装起来吧,记得贴上“易碎”和“请勿投掷此面向上”。

评论(2)
热度(20)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