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幸的背后,总是有着奢侈与怠慢。

我现在不仅有热圈恐惧,还什么cp都不想吃,乙女向也无法唤起我的热情,看到人刷cp,不管什么cp,bgblgl都好一个都提不起兴趣还嫌烦,看人写同人都已经是纯粹的写的好或者剧情好就能吃下去了,我对被描写的角色一点了解一点感情都没有,不尊重就不尊重吧,我对任何角色都没什么想法了。

我永——远喜欢恰克帕拉尼克!

吼点无关紧要的放松一下 明天加油啦

我对某些人的爱是不求回报的。那种心情贴近一种崇敬和拜服,是要把对方摆在神台上仰望、而不是坐在我身边来当我的朋友的。这份心情的微妙感在于距离……只要距离存在,那份崇拜就不会消洱;相反,对对方的了解越多,越会觉得对方是个普通人。普通人是没有被崇拜的价值的。你有何时见过神来爱人吗?没有,只有人才能爱人。

是一张写作问卷。

写在前面:
答者是个资历很浅,经验不足,文学素养约等于零的人。对写作的态度介于“认真”和“随便”之间,回答大部分只针对个人情况,没有普适性。

————
————

Q1:你以前怎样写作,是否有具体步骤和操作流程?

没有。只有近一年开始真正思考写作对我的意义,在此之前只是想到就写,想写就写。
咕咕咕.mp3

Q2:你理想中的写作是怎样的?

写起来水到渠成。写出不矫揉造作,读来如水波一般自如平滑的文章,如果其中能有令人灵光乍现的佳句就更好。

Q3:你觉得自己以后有提高写作水平的必要吗?如果有,有多迫切多重视这件事?如果没有,跳过下面你觉得没有必要回答的问题。

有。
完全没有紧张感。个人觉得写作...

我忏悔 我认罪 我现在满脑子想着吸1960s到1980s的花花公子夜总会兔女郎 她们好看得叫人震颤 想找一本昨天看到的playboy编年史找不到 现在快疯了

我曾经有很喜欢也很要好的女孩子做朋友,对她的喜欢是挚友意味的喜欢。那样子的喜欢程度,大约是只要她想知道关于我的事情,我就会毫无保留的告诉她。但是她却有不愿意告诉我的东西——不能说不愿意,只是那种东西让你本能地感觉是很私人的,很保密的,可能那个地方只有她一个人在,你哪怕只是问问都是亵渎。我明明是懂得这些道理的呀!我知道人需要私人空间,需要有只有自己知道的岛屿,但是我还是感觉很难过,感觉像是受背叛了一样无助,甚至在某些时刻我几乎就要相信她一点都不喜欢我了。虽然我很喜欢她,总是记挂着她,她难过我也会难过,可是她也这样吗?因为没有办法核实所以觉得更加痛苦,有种被丢弃了的感觉。

Purist及其它一些东西

其实我是个超级严格的人了,是严于律人宽于律己的典范(。)大致从我喜欢的角色和我创造的角色上就能看出来,虽然混乱但是总有一个特色力求完全纯净,比如说理想或者某种性格特征,善良的就做到烂好人似的博爱,混乱就做到宇宙绕其旋转的究极自我中心。

总结起来,其实是我不太能辨别复杂的东西,也不是太喜欢复杂的东西。有时候听人说话会有一瞬间的灵光一现:我知道这个人实际上想说什么,想干什么。那个时候我就会很烦很烦,好感拼命往下down。我讨厌心口不一的人,有的时候也会把自己讨厌进去。在这里提一点:不管是我多喜欢的人,做出了不符合我期望的事情我也会觉得不快。这些不快堆叠起来就是怨恨的成因,或许和性单恋有关系,但是...

时隔半年又开新车

总结一下:用词更平淡,描写更直白,画面较之前更生动,比以前使劲叠人物心理要好的多,流程推进更顺畅,这次终于狠下心把插入部分写完了。

不变的点:闭门造车,造完就烧。

补充:

谈到轻蔑就得提到我心目中top1的轻蔑:从有能转向无能之后,带有自知之明的对周边事物的轻蔑。打个比方,富家子弟沦落成流浪汉,能面不改色地吃下过期食品,但本能的排斥这种生活。重点在“接受”和“排斥”,前者是对现有境遇的透彻理解,后者则是基于原有的高贵。

但是于我而言这种高贵是完全的客观的“高贵”,不带一点主观色彩,必须是一种东西对另一种东西的完全的超越,即:一,并非籍由思考过多而生的优越感(多读两本薄伽丘或者尼采并不能让同一物种产生本质区别);二,程度也远超阶级差距(阶级差距不一定能做到“接受”这个先决条件)。

如果要为此举一个典范,我个人偏向“全知全能的小孩子”。因为小,所以他的奇迹不被认...

于是再提一次:我真是非常非常喜欢那种无悲无喜的角色了!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感觉过。重要的不是表面上的无情,而是完全是没有什么感觉……他们的心像是风一样,是什么都留不住的无形的东西。整个角色像是打了甜奶泡的清咖,表面温柔甜蜜圆滑得体,底下只是苦,波澜不惊的苦。断舍离对他们来说也是轻飘飘的,所有人和事情都仿佛黄沙上的脚印一样不会长久。哪怕表现出悲哀或者喜悦,也充满了模仿的色彩,但越是逼真又越叫人觉得不寒而栗,全知全能或者不老不死,神一样的东西下来模仿人了,完全的脱离人的东西披着人的外壳来模仿人性了,但眼底那种轻蔑是去不掉的,唯有无趣和他们自己能杀死他们。光是想想就很激动。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