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与你同生共死。

我不愿与你同生共死


我的梦魇——他曾在梦里这么说。他说,被我寄生的可怜人。只是我们不是檞寄生和松樠的关系,我们是鱼印和航船的关系。你知道区别在哪里吗,嗯?你知道区别在哪里吗?

我不愿与你同生共死,他说,多么薄情,我亲爱的,你要知道我才是能说这话的那个,我亲爱的,你是我抛锚的一片海湾,我随时都能启航离去,而你要永远留在这里——永远永远,因为这里是你的克里特岛,这里是你的金丝雕花笼子,虽然你毫无自觉,把扑棱翅膀当做飞翔,可爱的蠢货。

但是你也不能出去。他颇为爱怜地拍着我的脸颊,因为你是不能飞的。你一旦飞出去,你就要摔死,翅膀被太阳烤焦融化,坠入海里。但在此之前,你要先学会不被海水打湿翅膀。

逃吧,他又说,用你的...

随机回答十日谈(2

第九日问题:你最喜欢/最讨厌哪类读者?

喜欢能理解我的读者。是那种感同身受的,而不是来安慰我的。单纯点蓝手红心也很好,评论……如果有那很好,不过果然还是喜欢有意思的评论吧。个人原因并不是很喜欢有人对我的东西发表他们的理解,但也不抵触就是了。界限很模糊,意会就好。

很大众地讨厌ky。不过不混圈没有这个顾虑(……)一定要说的话,讨厌因为喜欢我所以有意无意打着我的名号站队的读者。这种事情有爱也不行,会牵扯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啊。

酗酒及借着酗酒我们能干什么

他把手中的报纸卷成一捆,敲在浴缸边上,敲一下不解气,他又愤愤地敲了好几声,浴缸发出像是敲打铁桶一样的声音,直到把崭新的泛着油墨香气的报纸敲出一圈豁口。他看了看被自己打皱了的报纸,又看了看被烫了一个洞的衬衫,然后又看了看在浴缸里躺着的人。

我的愤怒不是一朵花,是一座花园。他莫名其妙想到这句话。是一座怒放到爆裂开来,香到令人窒息的花园。

但他只闻到酒味。廉价啤酒的味道让他想起汽油,至于味道也像汽油。你知道有种比喻,是你吃竹笋时会用到的——刮舌头,对,没有任何比喻能够形容,有点像你舔了一口猫舌头或者吃了一颗苍耳,酒会带着倒刺落下去。但他只是看着,居高临下地看着,满浴室的酒臭,他想,如果运气不佳,...

WTMSB,WRSNDM啊。
一开始说我有敏感词汇逼我重打了一遍,发zine的的话又不清楚,切备忘录转换成图片勉强看清了。

Justitia

万民高哭。

恶犬

*虚实交杂

“我想要一条狗。一只毛发带血,爪尖挑肉,牙尖嘴利的狗。到我膝盖那么高就好。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黑色的,最好是一只变异的大狗,有狼的基因,脸的正中央有一只大眼,也仅有这一只眼:我希望那只眼睛的眼白是纯红的,虹膜是纯绿的,都要饱和度很高,看着就仿佛要瞎掉一样的颜色;这只狗张着嘴喘气的时候,会露出鲨鱼一样的牙齿和带毒的唾液。”

我在家里翻出了这张纸条。这是我过去写的,旁边配上了一只血丝密布的巨大眼球,红笔勾的线,绿笔涂的色,光是看到就让人感到头疼。我在过去呼唤过多少次这只地狱恶犬,我不知道,然而我是自始至终讨厌着狗的。我捻着那张纸条,实在不知道我为何、又是何时写下了这个。实际上,想...

我的关注列表里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太太。太太的文章热度都不高,偶尔写写看不出cp感的cp粮,偶尔写写原创,但是我喜欢她,喜欢得想要把自己的胸口扒开,掏出心脏给对方看——那怎么行呢,那是万万不可以的,那么血腥的场面,会把人吓走的吧。于是失魂落魄地把胸口缝上了。可是再次看到太太写的文章,这种冲动又会重新降临到我的身上,我觉得对方写的每一句话都值得被我用金粉墨水眷抄在本子上小心收藏(可是我的字不好看,被我摘抄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想要和世界宣告我的爱,想要用高音喇叭二十四小时播放,可是那也不行,如果有更多的人来爱她,我就会感到嫉妒。嫉妒是很丑恶的,所以我在无人的寝室里一遍一遍朗读着我喜欢的句子,变...

存档留念。

我是个不爱惜脸的人,所以每次妈妈逼着我补水的时候我都很烦,对我来说,面膜就像是培养皿一样的东西,等揭下来细菌就是四世同堂,但我手又很贱,一焦虑就想抠脸,总是前功尽弃,永远不能像别的女孩子那样。可是在喷水的时候,保湿液滴滴答答流下来,漫过了我的眼睑,漫过我紧闭的嘴唇,我感觉我像是一块要融化了的冰,在闭着眼的黑暗里无声无息地被淹死了,要融化了,流到脖子上,滴进领口里了,感觉很恶心,就偷偷用面巾擦掉了。擦掉以后又很难过,我大概永远都不能变成美丽的女孩子了吧。感觉很内疚,但是不知该对谁道歉。

抓痕

刚刚和猫玩闹的时候,被它用前爪抓住,又挠又咬的抱住抓了很多下。现在抓痕已经全部肿起来了,像是什么诡异的抽象画一样。

我的左臂隐隐作疼,有些地方破了皮,没有见肉,没有出血。主人是有可能被宠物杀死的。老金的宠物公墓里有黑猫,被满怀沉痛地埋葬,却又在月圆之夜带着坟墓泥土的臭味,满腔仇恨与恶毒地回来弑杀它的主人;老金还写一只地狱里来的猫,竖直平分,半黑半白,以猎手的耐心一个一个杀死了主人一家。我有一只猫,纯灰色,虹膜的颜色和鳄鱼一样。

我听说狂犬病的潜伏期可以达到十年。距我第一次被狗咬开始,已经过去九年了。每次被猫猫狗狗咬伤或是抓伤,我就会想“说不定最多只有十年了”,但是第一个十年就要过去了,我还...

© Crane. | Powered by LOFTER